【慈慧幼苗】醫健錦囊 遠視如何影響兒童學習

大家有沒有發現有些三、四歲的兒童已經成為「四眼一族」,原來除了近視或散光等問題,遠視都是其中一個因素,嚴重的更可能會影響兒童的視覺功能和學習,所以家長不容忽視。

遠視「清零」未必好事

遠視,跟近視及散光一樣,都是眼睛度數問題的其中一種,通常都是因眼球長度過短,導致眼球肌肉放鬆的時候,遠方景物的焦點未能準確聚焦至視網膜上,而是聚焦在視網膜後面,造成模糊影像。

絕大部份嬰孩出生時眼球長度通常較短,所以大多會呈現遠視狀態。研究顯示,香港嬰孩於11週大時遠視度數平均為350度。隨著眼睛發育,眼球長度變長,遠視有機會逐漸減退。如果因為先天基因遺傳或後天環境因素,導致遠視數值於幼年時急速下降,甚至「清零」,就有機會演變成近視。換句話說,有適當數值的遠視,某程度上可以延緩近視的發生,又或者降低近視的嚴重程度。

根據美國視光學會 (American Optometric Association) 的定義,遠視25至200度為輕度遠視,225度至500度遠視為中等遠視,500度遠視以上為嚴重遠視。因為基因、生活習慣、學習模式等因素影響,香港以至亞洲兒童都比西方國家兒童較少有嚴重遠視問題。根據一份於2011年發表的研究, 823位3至6歲的香港兒童的平均度數為67度遠視,當中有5.1%的兒童有250度或以上的遠視。而一份於2020年公佈的研究發現,分別有36.4%、25.6%及19.1%的6歲、7歲及8歲的香港兒童眼睛有100度或以上的遠視。

中等至嚴重遠視易被忽略

輕度遠視的兒童,可以利用眼睛的調節力,將原本聚落在視網膜後面的焦點,準確地移至視網膜,所以遠近景物皆看得清楚。中等至嚴重遠視的兒童,看遠距離的景物可能還可以勉強應付,但看近距離東西可能開始模糊,或者較易疲倦不適,未能支持長時間閱讀。

「鴛鴦遠視眼」(雙眼皆遠視,但遠視度數差距很大) 的兒童,會依賴自己較淺遠視的眼睛,未必能察覺另一眼睛存在的視力問題。若果雙眼都有中等至嚴重遠視的兒童,亦未必能夠準確地表達自己看近距離東西模糊的問題,往往會把書本移得很近。若果於驗眼過程中,只測試遠距離視力,而沒有測試近距離視力,沒有利用散瞳藥放鬆睫狀肌去檢查清楚實際遠視度數,或者沒有測量眼球長度的儀器輔助,便較容易出現誤診,誤以為中等至嚴重遠視的兒童是視力正常,有機會錯過矯正時機,影響其視覺功能發展。

遠視與視覺功能的關係

多項研究均發現,遠視度數跟弱視及內斜視有正比例關係。遠視度數愈深,患上弱視及內斜視的機會則愈大。

遠視亦會影響調節功能,調節力度、調節靈敏度以及調節準確度都會下降,影響兒童閱讀及抄寫黑板的能力。遠視的兒童亦較易有聚合能力不足的症狀,使他們看近距離東西時難以對焦,容易有雙重影像、頭痛、跳字跳行等問題。一項於2022年發表的研究指出,中等至嚴重遠視的兒童,於雙眼協調功能的表現(例如調節準確度及立體感)較平光(沒有度數)的兒童差。

遠視亦有機會影響兒童的學業發展。一份由VIP團隊於2016年公佈的研究,遠視會影響兒童的讀寫能力,情況在400度遠視或以上的兒童尤其顯著。一項2015年的研究招募了15位視力正常的兒童,利用鏡片去模擬雙眼250度遠視,研究發現250度遠視會影響兒童的視覺訊息處理能力、視覺運動功能協調技巧及閱讀速度。另一項於2014年研究發現遠視兒童戴上遠視眼鏡4至6個月後,閱讀速度便得到提升。

總括而言,中等至嚴重遠視度數有機會影響兒童的視覺功能發展,容易引起弱視、斜視、調節功能、立體感、雙眼協調,亦有礙讀寫能力、閱讀速度及手眼協調能力發展。兒童未必能夠表達自己眼睛問題,建議家長每年替孩子安排綜合眼科視光檢查,及早發現潛在問題,接受適當的視光處理,以保障孩子的視覺功能發展。


作者簡介

黃浩然Horace Wong 於2013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眼科視光學(榮譽)理學士課程。畢業後,他在眼科視光學院完成為期兩年的駐院眼科視光師計劃,專注於兒童視覺功能發展、視覺訓練、視覺認知及視覺電生理學等項目。他於2013年取得由香港眼科視光師學會所頒發的最佳臨床實習眼科視光師獎,2015年修畢由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角膜矯型學院合辦的角膜矯形術課程,於 2019年取得美國眼科視光學院院士資格,並於2021年以一級榮譽修畢澳洲墨爾本大學的臨床眼科視光學碩士課程。現為香港理工大學眼科視光學院高級眼科視光師,亦是眼科視光學駐院訓練計劃的導師之一,主要負責兒科綜合眼科視光檢查、雙眼協調能力檢查、視覺訓練及視覺認知的檢查及訓練。

眼科視光師是眼睛護理專業人員,藉改善市民的視覺及推廣眼睛健康護理,以提升市民的生活質素。除提供綜合眼睛健康檢查以外,眼科視光師亦負責視覺訓練、處方和驗配其他特別的助視器等。

 

@2022 Healthy Seed

DR-Max兒童教材
DR-Max兒童教材
 親子最關注
DR-Max兒童教材